• 中国联系电话:010-64745235

    美国联系电话:(650)350 1863

漫谈肺癌的中医治疗体会(一)

生命的第二次机会

· 走进中医抗癌 ·



麻仲学博士谈抗癌 · 系列连载

漫谈肺癌的中医治疗体会(一)




肺癌在美国癌症发病率排列第二,在2014年预估肺癌新发病例为221,200 例,其中男性115,610 例,女性105,590 例。目前一年死亡率占44%,五年生存率占17%。 在晚期肺癌病例,五年生存率只有4%。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,全球范围内男性最常见的5个癌症是肺癌,前列腺癌,结肠直肠癌,胃癌,肝癌;女性最常见的5个癌症是乳腺癌、结肠直肠癌、肺癌、宫颈癌,胃癌。


中国统计男性前5种排列为肺癌,胃癌,肝癌,食道癌,结肠癌;女性为乳腺癌,肺癌,结肠癌,胃癌,肝癌。


我自己的门诊中,男性癌症头5名是肺癌,结肠癌,肝癌,胃癌,前列腺癌。



女性癌症患者,在我门诊中头5位分别是乳腺癌、肺癌、结肠癌、卵巢癌、胰脏癌。


从这个统计可以得知,我门诊也是以肺癌患者居多的。在运用中医药帮助肺癌患者的长征中,我的临床经验也是逐步累积起来的。


1、先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位肺癌患者谈起。他来自台湾,在美国获得化学博士学位。在他50岁那年,他在例行年度体检中发现右肺有一个阴影,经确诊为小细胞肺癌第3期。一般而言,肺癌主要分类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。相对来讲,小细胞肺癌发展比较快。他吸烟20多年,平常身体倒没有什么不舒服。他肺内的肿瘤最大有7厘米,还有些小的肿瘤。西医给他计划先化疗,缩减控制肿瘤,然后再手术。


他最初4次化疗,效果很好,肿瘤缩小一半以上,他个人除了感觉疲劳外,没有其它特殊反应。但接下来的化疗,他感觉非常疲倦,出现严重呕吐反应,3次化疗后,他的癌症比最初反而又严重了,肿瘤增大25%以上,在脊椎骨上也发现转移病灶( 这时候就是癌症第四期了,晚期癌症了)。这时他的红、白细胞水平也很低。西医考虑更换化疗药,但他决定不再化疗了,经其他患者介绍来找我。


来诊时,他面色苍白,行步气喘,干咳不已。眼睑2度血虚,气虚指标3度。舌质暗红,舌苔黄腻腐。舌下静脉3度曲张。脉象滑小数,肺脉浮上鱼际。我诊断为恶性瘀热痰浊互阻,气血耗伤。遂给他强力散瘀,清热解毒,化痰清肺,益气养血。中药疗法,以我的抗癌中药天仙草1号,强力散瘀,清热解毒;用汤药化痰清肺,益气养血。


处方以温病经方泻肺散化载:


· 桑白皮15克、地骨皮15克、生甘草6克、梗米30克(让患者自己加大米30克)

· 海浮石15克、海蛤壳15克、

· 炙枇杷叶15克、炙百部6克、炙紫菀6克

· 功劳叶15克、仙鹤草15克、


用法:将一包药材冷水漂洗后,放入砂锅,添加冷水漫过药材,水开起算,煮30分钟,煎药液倒出,分3份,早中晚饭后10分钟内分服,每份约半碗,温服。


治疗一个月后,他感觉气喘减轻,疲劳有所改善,实验室检查红白细胞均有提升。但他的干咳,只有轻度改善。这个患者,我治疗了三年半,期间数次西医复查,他的癌症病灶有一定程度控制,他身体总体的情况还好,就是干咳没有完全控制,时好时坏。我一般在他没有明显咳嗽时,就只用成药内服及外用;在他干咳厉害是,就用汤药,不过的他的干咳一直没有得到彻底控制。


为什么我说这个患者给我印象非常深刻?有两个方面,第一是她的女儿患乳腺癌肺转移,从洛杉矶来我这里治疗,她的案例我放到乳腺癌章节再谈;第二,大家知道他本人是个化学家,下面发生的故事,就比较耐人寻味。


一天,他来复诊。说,我刚从台湾回来,有一种东西,据说有很好的抗癌效果,你看看可否同你的中药一起服用。我问,那是什么东西呢?他慢慢地从怀里,掏出一个黄色的小纸包,轻轻打开,说:看看,这是我从台湾朋友一起,从庙里求的香灰。


我愣住了,脑海中翻滚着:化学家?香灰抗癌?很快我恢复职业性的微笑,说:“太好了,您当然可以服用了,同我的中药没有冲突的。”此事让我深深的感受到癌症患者强烈的求生欲望,我对此非常感慨,也一直记忆深刻。


这个患者后来冬天到来,有一天天气很冷,他感冒发烧,咳嗽加重,伴剧烈胸痛,住院查为支气管肺炎,合并癌症胸腔积液。他急诊住院后没有再能出来。


这位化学家,为人非常和蔼,亲切客气。他走后,我心里很难受,愧疚没有能帮到他更多。特别是他的干咳,我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。我就翻阅他全部病例资料,想看看为什么他的干咳没有彻底解决。分析后,我忽然有所感悟。什么感悟呢?请先看下面这个例子,我在加以说明。


2、张女士来自上海,长期从事实验室工作。她所在的实验室,几乎所有人,都先后罹患肺癌。她出国时,实验室主任握着她的手说,你太幸运了,你是唯独一个没有患癌的人。来美国一年后,她开始干咳,越来越严重,到后来咳出鲜血,这时她已经咳嗽3个月了。经检查,确诊她是小细胞肺癌第四期。她想到她以前的同事,化疗那些难受的情况,以及化疗后病情也多数未能控制,她首先的反应就是她反正晚期了,不想经历化疗的副作用,干脆不做化疗。她听人介绍来找我。


就诊时,喉咙痒则引起干咳发作,发作则无法控制,连续剧烈咳嗽数分钟至咳出鲜血。近来,发展至说话稍微多,就发生干咳发作。咳嗽在早晨最为厉害。疲乏无力,睡不解乏,属于2度气虚。进食尚可。睡眠时,平时一个枕头,最近要2个枕头。面色恍白,舌质暗红,舌体瘦小,舌苔黄厚,舌下静脉2度曲张。脉象细小数。


现在将诊断分析放后一步,先来看看她的汤药处方:

· 生麻黄3克、桂枝6克、苦杏仁10克、

· 干姜3克、炒白芍10克、炙甘草6克、

· 五味子5克、细辛3克、炒黄芩15克、

· 花蕊石15克、藕节炭15克、


用法:将一包药材冷水漂洗后,放入砂锅,添加冷水漫过药材,水开起算,煮30分钟,煎药液倒出,分3份,早中晚饭后10分钟内分服,每份约半碗,温服。


这帖药,我让她先服用3天。3天后,她来复诊,感觉干咳微有减轻,但是咳血减轻不少。继续原方服用3周,她的咳血完全消失,干咳也大为减轻。这时,我开始加用抗肿瘤制剂内服外用,并继续对汤药方进行加减变化。二个月后,她几乎没有什么干咳了,也没有咳血了,睡觉也只用平常一个枕头就行了,没有行步气喘,疲乏好许多,面色也红润许多。我刚好举办第一届新经方讲习班,经征求她同意,她到讲习班现场介绍了她的情况,全班也一起为她做了个病案讨论。


现在来看看她的诊断分析。如果单就咳血而言,鲜红色的血,舌红、体瘦小,舌苔黄厚,脉象细小数,加上干咳,属于肺热出血。但是,疲乏无力,睡不解乏,面色恍白,显然有气血虚弱的一面。早晨太阳升起,人体阳气应之而提升。早晨咳嗽加重,说明肺阳不足。


现在来分析干咳的原因。我们通常会认为,干咳无痰,应该属于肺阴不足。再加上舌红体瘦、苔黄,就更可以佐证为肺阴不足、肺热作咳。其实,结合第一个化学家的病案,为什么按照清肺养阴止咳的方法效果并不明显?


关键在于肺内的情况。咳嗽的根本原因,在于肺内肿瘤压迫肺络脉所导致。肿瘤的构成成份,是恶性热毒、瘀血、气滞、痰饮相互博结形成,并不断消耗人体的气、血、阴、阳。肿瘤阻塞在内,压迫肺内组织,导致肺气流通不畅,人体的保护性反应就是将这个异物咳出去。能咳出去吗?不能,所以表现为干咳,这与平常的感冒、支气管炎的咳嗽,是有本质区别的。舌暗、舌下静脉曲张、苔厚,都反应了内有瘀血、痰浊的存在。


那么,瘀血的性质,是属于阴寒,还是属于阳热呢?我们知道,物质属于阴,功能属于阳。瘀血是一种废血,败血,离经之血,纯属废物没有功能,它自然属于阴寒一类的东西了。非常有意思的是,在癌症中,瘀血是可以转移的,例如乳腺的瘀血,可以转移到骨,到脑,到肝,等等。为什么呢?因为癌症的一个重要的病理,是热毒,我起个名字,叫做恶性热毒。瘀血,正是借助于热毒,而转移的。


没有瘀血,就没有实体肿块的存在。治疗瘀血,必须用温药,温散瘀血。痰饮,更是当以温药主之。气滞,也当以辛散,辛就是温热。所以针对这三个癌症的病理,就是要温疗;当然对于恶性热毒,就必须清热解毒了。


知道了肺癌干咳的病理,就知道光用清肺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,必须要以温肺为主的方法论治。我选用伤寒经方,小青龙汤,作为基本方。


这就是我在总结那位化学家治疗中的利弊得失,以及在他之前其他的肺癌病例,所思考的结果。当我采用伤寒经方小青龙汤为主的治疗肺癌咳嗽(无论干咳还是痰咳),对肺癌咳嗽的效果一路突飞猛进。从此,对肺癌的咳嗽,有小青龙汤在手,对80%的肺癌咳嗽病例有把握。那20%呢?下面的病例,是碰到最最难治的肺癌咳嗽,小青龙汤无效的情况下,我探索的一个大的有效处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