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国联系电话:010-64745235

    美国联系电话:(650)350 1863

漫谈肝癌的中医治疗体会(二)

生命的第二次机会
走进中医抗癌


麻仲学博士谈抗癌 · 系列连载

(二)漫谈肝癌的中医治疗体会



我坚信,中医药对肝癌,以及许多癌症,是有良好效果的。我也呼吁,罹患癌症,首先当然要找西医,但在西医明确诊断后,也要尽早找中医。越早,得到的治疗机会就越多。康梭疗法为此设计了一整套不同阶段与西医互补治疗的方案。


前篇提到第一种晚期肝癌情况,即症状不明显时,中医药可以介入,这篇讲讲中医可以介入的第二种晚期肝癌。


第二种情况,即出现肝区疼痛。我按照康梭疗法的评级,将疼痛分为4个级别,其中第三个级别(如果按0-10级别,相当于6-7级),此时患者用西药镇痛剂可以缓解,没有到用吗啡的地步,中医药在这个阶段比较容易发挥优势。


我有一个肝癌患者,是从珠海来美国探亲的,他的女儿在旧金山工作。他73岁了。来找我时,也曾做化疗无效,被告知可能只有半年的命了。


当时他的面色青黑,肝区刺痛,按0-10评级属于7、8,但他害怕服用吗啡成瘾,所以一直忍着,只是服用一般性的镇痛剂,但有时疼痛影响睡眠。肝内肿瘤约9.5厘米。肝功能不好。


他有乙肝病史。他的食欲不太好,只是食用平常量的一半。中等度疲乏(相关疲乏程度分类见康梭疗法基础)。不过这个人属于比较乐观的那种类型。舌质暗红,舌下静脉3度曲张,舌苔黄厚。脉象肝、胃部位明显浮、弦、滑、涩。另外,他的脉象属于有根之脉。


我分析认为,此人是典型的瘀血阻滞肝脏,故以疼痛为主要表现;肝之病气犯胃,导致食欲不振;肿瘤消耗人体养分,导致脾虚,则疲乏;舌脉都是明显的血瘀现象。平素性情乐观、脉象有根,提示该患者的中医治疗,是比较容易见效的类型。


他不想服用成药,只想煮汤药,以及外用药。我的治疗,一般都是按月的(除非患者情况特别严重)。所以先给他开了一个月的汤药和外用药。


汤 药 处 方

生蒲黄(包煎)5克、

五灵脂6克、三棱10克、

莪朮10克、乳香1.5克、没药1.5克、

元胡6克、川楝子10克、田基黄15克、

山慈姑6克、片姜黄6克、

协和胃王30粒(包入煎)


用法:冷水漂洗后,放入砂锅,添加冷水漫过药材,水开起算,煮30分钟,煎药液倒出,分3份,早中晚饭后10分钟内分别服用。


每份约半杯,温服。每周服用6天,休息1天,连续4周,复诊调方。同时,外用天仙草1号外贴剂,每周贴5天,休息2天。


一个月后,他来复诊。他仍然有疼痛,但不要用止痛剂了,并且晚上睡眠不再受到影响。他尤其喜欢外贴剂,说明书规定每天贴8小时,可他恨不得24小时都贴着,贴着就能镇痛,拿下来就不舒服。另外他说,这汤药算是领教了,非常难吃,他还是想开始服用成药系列。那我就开始给他天仙草1号系列和外用剂。


说话之间,一年过去了,期间他的2次PET Scan都提示病情稳定,肿瘤大小没有变化,但实验室表明肝功能明显好转。然后他回珠海探亲,他的一帮麻将老友们看到他吓了一跳,以为他早没有了。


这个患者,我共治疗了3年半,他的情况一直稳定,知道最后他重感冒住进医院、紧接着原有之肝癌也迅速走下坡路而谢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