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国联系电话:010-64745235

    美国联系电话:(650)350 1863

漫谈肝癌的中医治疗体会(三)

生命的第二次机会
走进中医抗癌


麻仲学博士谈抗癌 · 系列连载

漫谈肝癌的中医治疗体会(三)



康梭疗法对于肝癌的调理,是基于癌症的核心病理“瘀毒”,结合文初所述“气、瘀、虚、水”四个具体类型,加以辩证论治。四个类型会配合强力解毒排瘀的天仙草1号。在此基础上,根据每一位患者的具体病情,适当配合个体化汤药等。


试在此详细表述气滞型肝癌、血瘀型肝癌、虚损型肝癌及水积型肝癌四个临床类型。


气滞型肝癌,症见两肋胀满作痛,脘腹痞胀,嗳气泛酸,恶心纳减,便溏乏力,心情郁闷或易怒,郁怒则诸般症状加重,舌质暗或紫,苔薄白或薄黄,脉弦。


血瘀型肝癌,症见两胁刺痛、痛有定处,或夜间加重,右胁下扪及肿块,肝掌,蜘蛛痣,消瘦腹胀,纳减或纳食困难,面色暗青,舌质紫黯或有紫斑,苔白或黄或厚,脉弦涩。


虚损型肝癌,偏于气虚者,主要是脾气虚弱,症见神疲乏力,纳呆消瘦,脘腹胀满、喜按喜暖,胁痛腹泻,舌质淡胖、还有齿印,苔白滑,脉濡;偏于阴虚者,主要是肝肾阴虚,症见胁部隐痛,头昏目眩,腰疼腿软,纳少消瘦,五心烦热,低热盗汗,口干便干,溲黄或赤,舌红少津,苔少黄干,脉弦细小数。


水积型肝癌,症见胁痛痞块,腹胀有水,或同时有肢体浮肿,如偏实热,则可并见黄疸发热、心烦易怒、皮肤瘙痒、口苦咽干、便干溲赤、舌红、苔黄腻、脉弦滑数;如偏虚寒,则并见畏寒肢冷、喜暖喜热、舌淡苔白腻、脉弦滑。


之前连载中谈过两种晚期肝癌情况中,中医可以介入。那么第三种情况即是,出现腹水。


腹水有轻、中、重之别。轻者少量腹水,西药利尿药很容易见效;中者腹大如鼓,需要抽腹水;重者腹水兼有下肢水肿上攻、阴部也高度水肿。中医药对于轻度腹水,效果很好;对于中等腹水,还有一定效果,但要费些心机;对于重度腹水,见效没那么容易,要非常仔细推敲治疗方案的。


有个女性患者,53岁,美国白人,肝癌患者。来诊时,黄疸(目黄、身黄,颜色鲜黄,另外小便深红、量少),重度腹水(腹大如鼓,满布青筋,下肢高度水肿、但尚未过膝盖,腹部不需要触诊、就可以见到肝区隆起、有三个小拳头大小之肿块,肝大约胁下12厘米,因外贴吗啡镇痛剂所以疼痛为隐隐作痛,食欲不振、但强迫自己坚持少量多餐,食多则呕吐,舌暗红,舌下静脉结节样,苔黄厚燥,脉大弦滑,肝脉如豆,脉根弱但仍然有。这个患者好在精神还不错,对生命充满乐观渴望。


我分析认为,患者目前属于阳黄之肝癌。所谓阳黄,就是湿热高度积累、但以热为主。同时,肝瘀肿块也是显而易见的。脾胃虚弱,则食欲不振,肿瘤压迫胃脘则食多呕吐。舌脉为明显湿热、以热为主、瘀血重度之像。


治疗上,既然属于阳黄,就有机会搏它一搏。我决定用伤寒论经方茵陈蒿汤、五苓散为主,前后分攻水饮。类似这种病例,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十枣汤,但在美国,十枣汤的毒性成分涉及到医疗责任,所以我只好寻求既治病、又稳妥的治疗方法。


汤 药 处 方

茵陈蒿15克、酒军10克、焦栀子6克

炒白朮10克、桂枝3克、泽泻15克

猪苓15克、茯苓皮15克、青皮3克

陈皮6克、神曲10克(包煎)

天仙草1号18粒(包入煎)

自加生姜连皮3片


用法:冷水漂洗后,放入砂锅,添加冷水漫过药材,水开起算,煮30分钟,煎药液倒出,分6份,早上10点开始,每隔1小时服用一份(每份为1/杯),温服。


原本让患者服用3天来调方,但患者距离我门诊开车要2个小时,还需要别人帮她,希望多开些药,所以开了10天,但嘱咐如果腹泻要停用。


该患者服用10天,来复诊,黄疸开始消退,腹水居然退去一半,腹部肿块也居然有缩小(当然这只是外观),不过肝肿大的确是明显缩小3、4横指。


将上面的处方为基础,适当加减,又给她治疗了10天,总共来回30天,她的黄疸基本退了,腹水也继续减轻。


非常巧的是,这个患者有个亲戚在电视台工作,见到这个效果,对中医马上产生兴趣,电视台决定采访我。这是另外一个故事:电视台打电话说,可不可以在不通知我的情况下、任何时间随时来我门诊采访、并采访我的患者,我说没问题。结果有天,采访车真的来了。原本是拍1、2分钟新闻,结果拍了半天,又去搞外景,剪辑出17分钟的采访,电视台就决定采用为专访形式播出了。


这个片子是英文的,大家可以在Youtube、国内可以在优酷网站里搜寻我的中文名字 (小编备注:麻仲学),就可以很容易看到。


我坚信,中医药对肝癌,以及许多癌症,是有良好效果的。我也呼吁,罹患癌症,首先当然要找西医,但在西医明确诊断后,也要尽早找中医。越早,得到的治疗机会就越多。康梭疗法为此设计了一整套不同阶段与西医互补治疗的方案。(肝癌连载全篇完)